1.忠实的流浪狗感受深的句子 典型新闻回顾:有一名爱狗男子,到收容所领养一只狗,带回家后没几个小时,狗忽然兽性大发将他咬死。 理智的人都支持杀死流浪狗。 狗是凶残的食肉动物。 狗既会伤害人,又会伤害别的小动物。 狗的天性就是会咬人和抓人。 狗对人的危害很大。 不应该养狗。 狗连主人都会咬。 比如这个新闻事件:主人给养了多年的爱犬洗澡,不料被咬断了左手拇指。 千万别养狗。 应该杀死恶狗! 流浪狗既会伤害人,又会伤害别的小动物。 必须消灭流浪狗。 2.谁能给我写一篇有关关爱流浪狗,记住是狗,狗是认了最忠诚的朋友, 流浪狗——未被遗弃的生命 我居住的xx小区,有千户业主,养狗的家庭几十户,什么狗都有,不知什么时侯来了一条流浪狗。 这是条成年的京巴狗,大家喊它“叫花子”。其实我早就发现了它的存在,我住的地方,是由竖四横三,十一栋楼组合的呈U型的小花园,这条京巴狗就成了这里的“山大王”。它凭借两点,一是凶悍。某次一陌生人经过小花园甬道,它追着人家一阵狂吠,硬是把此人逼走。二是它的亲和力。它身边常常纠合了两、三条狗。它外形腰粗臀圆,根本不象半饥不饱的流浪狗,唯一的区别是,它的白“毛衣”,己穿成灰黑褂。我第一眼看见它,就感到惊讶,谁家的宠物,这么脏兮兮的?后来才知道了它的身份。 我纳闷:这里是封闭式小区,生活垃圾都是袋装扔出,根本没有随地倾倒的残羹剩饭,“叫花子”怎么会长这么好?几天后,谜底被我揭穿,中午时分,我从外面回耒,邻楼的张大娘,手里拎着塑料袋,来到垃圾桶旁,弯下腰用手摊开,亲切地呼唤“叫花,快来吃,饿了吧”?爱怜的目光看着狼吞虎咽的它,见我停住脚步,直起腰对我说,怪可怜的,这也是一条命啊!我偷眼一瞧,塑料袋内的狗食,象一份高级盒饭,肉、菜、饭混合,营养又可口。张大娘住底楼,是她收养了这条流浪狗,还特地在住处阳台下,用破布为其铺了个狗窝。平时,还有几户人家,对“叫花子”施以爱心,勤于喂食。看它实在太脏,有人抱回家,替它洗澡,夏天至,怕它难耐酷热,有人出钱请美容师,替它“褪去”那身厚厚的“裘衣”。这个时候的“叫花”,裸露出白里透着嫩红的身子,胖乎乎的,活象个匍匐在地的婴儿,样子十分可爱。但它却表现羞怯和自卑,见了人,没了“山大王”的气势,活象个犯了奸情,被剥去衣服游街示众的“裸男”,羞答答直往路边回避。 狗通人性,一点不假,你对它好,它就特别“黏”你。你上街,它就远远地在后面跟着你。小区有个胡先生,自己喂了条狗,常常备下两份狗食,一份喂自家的狗,另一份就给“叫化”。久之,“叫化”对他生出感情,一次,他上街去邮局办事,完全没留意“叫化”也跟来了,待他办完事从邮局出来,在马路对面闲逛的“叫化”,突然看到出来的胡先生,急忙想穿过马路,无奈此时正是车流高峰,它只好缩了回去,急的团团转,倏地它发现附近有座人行天桥,转身便冲了上去一一胡先生看到汗涔涔跑到面前的“叫化”,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动。张大娘的阳台改做小卖部,都说狗添财喜,可是,“叫化”却是条蚀财的狗,陌生人不敢靠近,尤其一早一晚叫的利害,我书房窗口斜对小卖部,饱受犬吠之苦,心里生出对“叫化”的几分厌恶。 孟子曰, 本是指人,这里也适用于狗。 的“叫化”,雄性勃发,按说,没法律约束的狗比人自由,但事实恰恰相反。想繁衍后代吗,主人出钱,“嘿咻”一次,那是种狗的特权,一般的狗,终其一身,也许还是光棍。好在“叫化”属于边缘狗,有一定的自由度。而家养的宠物狗出门溜跶时,主人都不准“叫化”靠近,有一次,“叫化”实在控制不住,想来个“ ”,被受欺负狗的主人,一脚踢肿了眼窝。大约是“祸兮福所倚”吧, 未消的“叫化”,终于盼来个机会。小区有个妇人,怀里常抱条小狗,“一一么儿,一一么儿”的亲昵,人称“狗妈妈”的,这天进了麻将馆,“么儿”便悄然溜出屋外,这“么儿”,却是个“怀春少女”,此时正在“泛草”,一出来便被游弋的“叫化”盯上,瞅准时机爬上她的后背,有个多事小孩,用竹棍猛抽,加之“么儿”不配合,这次“叫化”没有得逞。第二天,它又去麻将馆,两条狗隔着塑条门帘,互相摇动尾巴,己俨然一对情侣。不多一会,有人进屋冲“狗妈妈”喊叫:“你‘么儿’被‘叫化’靠了,还不快去”,狗妈妈急匆匆赶到时,“叫化”己经完事,这“么儿”也是条遗弃狗,与“叫化”门当户对。做了爸爸的“叫化”,多了一点父性,对陌生人温和了许多。 小区因了“叫化”分为两派,以张大娘,胡先生为首的是“保派”,对立面则是“撵派”。我属后者,理由是,“叫化”太脏, 之后,对生活环境的卫生尤为注重,猫狗等宠物身上可能携带诸多传染病,有主人的宠物,定期注射疫苗,尚且存在隐患,生存条件恶劣的流浪狗,对人岂不是一个威胁?再说,一个品牌小区,那容流浪狗藏身。于是,在十里之外给它找了个新家,那知数天之后,小区又出现了“叫化”的身影,刚刚清静的小区,一早一晚,甬道上又有了吠声。好在一孤寡老妪看其可怜,收养了它,从此,“叫化”的身影,从业主的视线中消失。 后来听说,老妪犯病,扑倒在地,无力起来,是“叫化”找来邻居,把老妪救起,一时传为佳话。但愿天下的流浪狗不再流浪,成为人类最好的朋友。

收养宠物狗的大娘

收养宠物狗的大娘子

卫小娘难产而亡没多久,她的亲妹妹卫姨娘就找上门来讨要明兰了,王大娘子不想节外生枝便想收养明兰安抚卫姨娘,可盛老太太着实不想收养墨兰,就用明兰失去生母的理由收养了这个孙女。王大娘子奖状是乐得轻松,林小娘则因为卫小娘的死刚刚闹过一场不敢再有动作,于是她们都没有出手阻拦,从此明兰便在祖母的关心爱护下生活了。明兰长大后变成了一个沉稳聪慧的姑娘,懂得扮猪吃老虎的道理,遇到困难的时候也丝毫不怂,甚至还在得知卫小娘一尸两命的真相后,布置了一个巨大的陷阱逼死林小娘,亲手为自己的生母报了仇。看到这里有不少观众提出了疑问,假如收养明兰的不是盛老太太而是王大娘子,她会长得像如兰一样单纯吗?首先大家来看看同样养在盛老太太膝下的华兰大姐姐,虽然她对下面几个弟妹一视同仁,但身上依然清晰可见王大娘子的影子,而明兰虽在盛老太太的培养下刚毅果敢,身上却始终带着卫小娘用性命教给她的小心翼翼,由此可见父母的基因对子女来说有很大的影响,说明即使明兰养在嫡母的院子里,她也不可能像如兰那样完全遗传到王大娘子的智商。其次明兰不是王大娘子的亲生女儿,王大娘子再好也不可能用对待如兰的用心那样对待明兰,最多做到让明兰平日里吃穿用度与如兰一般无二也就算是尽心尽力了,明兰在这种类似于“寄人篱下”的环境下长大,更不可能变得像无忧无虑的如兰那样天真单纯。在盛老太太的宠爱下快快乐乐长大的明兰都过得谨小慎微,日日在父母兄妹面前扮哑巴装可爱,她要是去了王大娘子的葳蕤轩只会更加小心,时时刻刻都要隐藏自己的内心不让别人看出端倪,长久以往明兰黑化的速度只会更快,程度只会更深,绝不可能拥有如兰小可爱的心思恪纯。不得不说,明兰能够在卫小娘去世后得到盛老太太的悉心教养,着实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明兰后半辈子的幸福生活,全都是盛老太太用心培养的功劳,难怪她在祖母中毒的时候敢豁出一切为其讨个公道,盛老太太真的值得明兰用一生去孝敬。

收养宠物狗的大娘是谁

我居住的xx小区,有千户业主,养狗的家庭几十户,什么狗都有,不知什么时侯来了一条流浪狗。这是条成年的京巴狗,大家喊它“叫花子”。其实我早就发现了它的存在,我住的地方,是由竖四横三,十一栋楼组合的呈U型的小花园,这条京巴狗就成了这里的“山大王”。它凭借两点,一是凶悍。某次一陌生人经过小花园甬道,它追着人家一阵狂吠,硬是把此人逼走。二是它的亲和力。它身边常常纠合了两、三条狗。它外形腰粗臀圆,根本不象半饥不饱的流浪狗,唯一的区别是,它的白“毛衣”,己穿成灰黑褂。我第一眼看见它,就感到惊讶,谁家的宠物,这么脏兮兮的?后来才知道了它的身份。我纳闷:这里是封闭式小区,生活垃圾都是袋装扔出,根本没有随地倾倒的残羹剩饭,“叫花子”怎么会长这么好?几天后,谜底被我揭穿,中午时分,我从外面回耒,邻楼的张大娘,手里拎着塑料袋,来到垃圾桶旁,弯下腰用手摊开,亲切地呼唤“叫花,快来吃,饿了吧”?爱怜的目光看着狼吞虎咽的它,见我停住脚步,直起腰对我说,怪可怜的,这也是一条命啊!我偷眼一瞧,塑料袋内的狗食,象一份高级盒饭,肉、菜、饭混合,营养又可口。张大娘住底楼,是她收养了这条流浪狗,还特地在住处阳台下,用破布为其铺了个狗窝。平时,还有几户人家,对“叫花子”施以爱心,勤于喂食。看它实在太脏,有人抱回家,替它洗澡,夏天至,怕它难耐酷热,有人出钱请美容师,替它“褪去”那身厚厚的“裘衣”。这个时候的“叫花”,裸露出白里透着嫩红的身子,胖乎乎的,活象个匍匐在地的婴儿,样子十分可爱。但它却表现羞怯和自卑,见了人,没了“山大王”的气势,活象个犯了奸情,被剥去衣服游街示众的“裸男”,羞答答直往路边回避。狗通人性,一点不假,你对它好,它就特别“黏”你。你上街,它就远远地在后面跟着你。小区有个胡先生,自己喂了条狗,常常备下两份狗食,一份喂自家的狗,另一份就给“叫化”。久之,“叫化”对他生出感情,一次,他上街去邮局办事,完全没留意“叫化”也跟来了,待他办完事从邮局出来,在马路对面闲逛的“叫化”,突然看到出来的胡先生,急忙想穿过马路,无奈此时正是车流高峰,它只好缩了回去,急的团团转,倏地它发现附近有座人行天桥,转身便冲了上去一一胡先生看到汗涔涔跑到面前的“叫化”,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动。张大娘的阳台改做小卖部,都说狗添财喜,可是,“叫化”却是条蚀财的狗,陌生人不敢靠近,尤其一早一晚叫的利害,我书房窗口斜对小卖部,饱受犬吠之苦,心里生出对“叫化”的几分厌恶。孟子曰,食色性也。本是指人,这里也适用于狗。青春期的“叫化”,雄性勃发,按说,没法律约束的狗比人自由,但事实恰恰相反。想繁衍后代吗,主人出钱,“嘿咻”一次,那是种狗的特权,一般的狗,终其一身,也许还是光棍。好在“叫化”属于边缘狗,有一定的自由度。而家养的宠物狗出门溜跶时,主人都不准“叫化”靠近,有一次,“叫化”实在控制不住,想来个“霸王硬上弓”,被受欺负狗的主人,一脚踢肿了眼窝。大约是“祸兮福所倚”吧,眼肿未消的“叫化”,终于盼来个机会。小区有个妇人,怀里常抱条小狗,“一一么儿,一一么儿”的亲昵,人称“狗妈妈”的,这天进了麻将馆,“么儿”便悄然溜出屋外,这“么儿”,却是个“怀春少女”,此时正在“泛草”,一出来便被游弋的“叫化”盯上,瞅准时机爬上她的后背,有个多事小孩,用竹棍猛抽,加之“么儿”不配合,这次“叫化”没有得逞。第二天,它又去麻将馆,两条狗隔着塑条门帘,互相摇动尾巴,己俨然一对情侣。不多一会,有人进屋冲“狗妈妈”喊叫:“你‘么儿’被‘叫化’靠了,还不快去”,狗妈妈急匆匆赶到时,“叫化”己经完事,这“么儿”也是条遗弃狗,与“叫化”门当户对。做了爸爸的“叫化”,多了一点父性,对陌生人温和了许多。小区因了“叫化”分为两派,以张大娘,胡先生为首的是“保派”,对立面则是“撵派”。我属后者,理由是,“叫化”太脏,非典之后,对生活环境的卫生尤为注重,猫狗等宠物身上可能携带诸多传染病,有主人的宠物,定期注射疫苗,尚且存在隐患,生存条件恶劣的流浪狗,对人岂不是一个威胁?再说,一个品牌小区,那容流浪狗藏身。于是,在十里之外给它找了个新家,那知数天之后,小区又出现了“叫化”的身影,刚刚清静的小区,一早一晚,甬道上又有了吠声。好在一孤寡老妪看其可怜,收养了它,从此,“叫化”的身影,从业主的视线中消失。后来听说,老妪犯病,扑倒在地,无力起来,是“叫化”找来邻居,把老妪救起,一时传为佳话。但愿天下的流浪狗不再流浪,成为人类最好的朋友。